永新网

     
永新网 首页 新闻 社会 查看内容

怀念父亲的文章

2021-11-29 21:1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1| 评论: 0

摘要: 在他乡,看了一年又一年春天,总无端回忆起家乡种种往事,像欠了笔债似的。尤其对于父亲,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一眼,好好面对面谈一次心,他便撒手人寰。今年是祭祀父亲第一年,我只在零星的画面,点滴的回忆里看见昔日 ...
在他乡,看了一年又一年春天,总无端回忆起家乡种种往事,像欠了笔债似的。尤其对于父亲,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一眼,好好面对面谈一次心,他便撒手人寰。今年是祭祀父亲第一年,我只在零星的画面,点滴的回忆里看见昔日的父亲。

老实说父亲在我的印象里极其模糊,更多的是作为母亲数落和谩骂的靶子。从我记事起,母亲就独自操持家务,父亲很少在家里。即便在家,也只是农忙时候或是回来吃饭。拿母亲的话讲,“放下犁耙,屋里不落脚,扫把倒了都不扶”的人。


在那个手提肩挑的岁月,庄稼人有干不完的活,灌肥,插秧,收谷,全凭一双手一双脚,一根扁担。田地离家远,山路崎岖,翻岭过坳,祖祖辈辈都是这么挑过来的。听祖母说过,忙完农事,要去湘潭贩盐,一来一回要走半个月之久。我从未得知父亲有这样的经历,反正没见过他挑过盐担子。

后来分了田,每年双抢完毕,忙着交公粮,都是母亲带着我们姐弟几个,天麻麻亮就出发。起初走的还轻松,等翻过几个坡,早已没了力气。汗水沿着背脊直流,风一吹有刺骨的冷。然而通向粮所的路仿佛还很长,我无比沮丧的想着“要是父亲来能有多好啊”。

父亲终究没有来。事后才听母亲说,他去修庵了。修庵,修庵,又是修庵!为了这等闲事连家都不顾了吗!外界人都传父亲游手好闲,专干些无利可图,甚至还倒贴本的公家事——修东家的庵,西家的庙。那时我还是个小孩子,一边这样愤愤的想着,一边又觉得没个好事的爹管着,和伙伴们摸鱼偷瓜,自在得很。


有一年收成不好,父亲终于有所行动了。他领着我们去姨妈家借口粮,这是父亲唯一一次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十多里的乡道可坑坑洼洼,大大小小的石头横躺路中。父亲穿的是解放鞋,鞋板硬,又拉着辆大板车,回来的时候脚板磨出了层厚厚的茧。每上一道坡,父亲便弓着背,身子几乎与地面平行。车轮吱呀吱呀哀嚎个不停,风呀呼啦啦在耳边吹,只有父亲是沉默的。

我从没听父亲诉过苦,也没见他皱过眉。即使是全家一碗酸菜汤的日子里,只要有了一杯浊酒,他照样一边唱和一边就着白饭下酒。等大家都吃过了,才将仅剩几片菜叶的盘子拌饭吃光。


十八岁那年我高考落榜。离开校门,一时不知所措。“看看能做什么咯”父亲像是自言自语。“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或许是那时我还没了解父亲吧。他又去干“公家事”了,连个前路也没给我指明。

那时正遇上打工潮,像我一样的小伙子北上广到处跑,我也背起行囊走向广东。这一去就是五个年头,故乡逐渐从我的生活中淡去了,连同那不着家的父亲。

九五年春节,我告知了父亲返乡的想法。话刚到嘴边,父亲便摆摆手道“做不得做不得”,母亲也轻声说“你还年轻,该去外面再闯一闯哩”。而我是原本打算在家里做点农活减轻父母的负担,也好种点果树养点鸡鸭,也是振兴家道。他们这么一说,我只好讪讪回到工厂,开始了一年又一年的异乡流浪。


之后的生活忙碌又简单,流光一瞬,白驹过隙。结婚生子后,我的人生似乎也已经定格。期间中途回乡承包了山岭,到底是因为在城市里待惯了,对乡下的活计日渐生疏,果树鸡鸭似乎不见回报,干了两三年,只好放弃了。再回来,当年留在家乡的伙伴已经干的风生水起,看得人,只有羡慕悔恨的份了。

零六年带着出生不久的儿子回家,才知道父亲修建祠堂时摔着了,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之久。大概是怕我担心,一个字也没说。两个女儿在谷场嬉戏,吵着要爷爷去庙里带些供果素斋——这时我猛然想起,小时候的零食大多是从父亲的口袋里掏出来的。

娘在厨房里炒大肉,念叨着“才刚下得了床,又去做闲事了,自作自受,有哪个人可怜你!”父亲一如既往地沉默。他从不辩解,又从不放弃。从青丝到白发,母亲骂到老,父亲听到老,做到老。


偶然一次拜访乡里人,问及父亲,长辈竖起大拇指:真名士啊!那种由衷,听得我暗暗吃惊,那个什么也不是的农民,那个干着“闲事”的闲人,配得上“名士”二字?日思夜想,到父亲离世时才总算明白。

只是个平凡的乡下人,一辈子坚持着做好了一件事。乡里人说风凉话,老婆骂着不理解,只用沉默和行动一直做下去。以为他对儿子漠不关心,却没想过他不安排,是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而我,而我,从前的抱负和美梦,我没有父亲一样的勇气去实现……而父亲,而父亲,八十多岁的老人了,还在乐此不彼地主持修建本房祠堂还亲自撰写楹联:从容无为,履圮桥通还复学耕历山半亩田;吾裔庆衍,匡衡借光须当习读夫子三分书。

父亲的一生,在祠堂落幕三年后也画上了句号。母亲去世,父亲的耳边再没有人埋怨他干“闲事”,可他是无比的寂寞,母亲终究没有理解他。得了严重的脑梗后,父亲仍去庙里转转,慢慢次数越来越少,直到什么也不记得。世界熙熙攘攘,父亲仍在黑暗中。


春盈冬枯,时光流转。我捋了捋父亲的轨迹:自大礼堂始,到松云寺,黄玉仙庵,清明庵,景明庵,大祠堂,碑坊,三元祠,终于四修汪氏族谱。但凡是公事,都有他的身影。父亲这辈子,似乎是为此而生,为此而活,亦为此而逝。

又是一年春天。现在我站在父亲的碑前,站在家乡的肩上,怀念那个四处奔走的青年,修庙建庵的老头。



-关于作者-

汪辉昌现居永新,自号:三象樵夫。处江湖而忧庙堂之忧;居山野而耕历山之田。好读书,喜下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1、请不要肆意发布垃圾信息、虚假信息、重复信息;
2、所有信息发布必须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法律法规及本地、本行业相关规定,严禁发布带有任何违法或违规色彩的信息;
3、信息发布者必须自行对信息的有效性、真实性承担一切责任;
4、永新网(www.jiehuoba.cn)提供本地招聘,交易,房屋买卖,策划等交流平台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登录之后发表您得观点!

图文推荐

  • 光明村矛盾纠纷不出村 流

    近日,在光明村“陈二仔工作室”,村里的两户村民

  • 小规模纳税人税收优惠政策

    2021年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优惠政策有哪些呢?各行

  • 永新交警走进农村集市开展

    为进一步增强农村冬季交通安全管理工作,切实提高

  • 永新一村民勇救落水儿童获

    近日,永新县政法委的领导来到台岭乡高汶村,看望

  • 冯国平:深化教育评价改革

    为认真贯彻落实《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

  • 冯国华:学生眼中的“冯爸

    学生眼中的“冯爸爸”冯国华冯国华,男,1980年出

  • 南朝乐府民歌艺术水平最高

    单选题:南朝乐府民歌艺术水平最高的长诗是()。

  • 高市乡优抚年审便利服务暖

    为进一步落实优抚政策,做好优抚对象的服务管理工

  • 永新县老年体协举办2022“

    在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

  • 永新县总工会赴县驻深圳务

    近日,永新县人大副主任、县总工会主席贺文华一行

  • 永新落实“双减”政策 这

    为积极落实“双减”政策,缓解学生的学习压力,永

  • 永新县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

    12月17日,全县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会

  • 马云究竟有没有搞过赵薇?

    最近网络众说纷纭都说马云跟赵薇有过非一般的关系

  • 三湾乡退役军人服务站进村

    为了进一步掌握和了解优抚对象的基本情况,更好地

  • 永新加快殡仪馆和生态公墓

    为更好的满足人民群众的殡葬需求,我县把殡仪馆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