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新网

永新网 首页 新闻 社会 查看内容

乡土情结

2021-10-5 21:3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64| 评论: 0

摘要: 说起粮票,对于七、八十年代出生的我们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1953年,我国实行统购统销政策,1955年新中国正式发行粮票,直到1993年才放开粮油自由交易,粮票正式退出市场,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那个凭票生活的年代 ...
说起粮票,对于七、八十年代出生的我们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1953年,我国实行统购统销政策,1955年新中国正式发行粮票,直到1993年才放开粮油自由交易,粮票正式退出市场,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那个凭票生活的年代,真的苦了父亲这一辈人,什么煤油票,油票,豆腐票,粮票,布票,肉票,肥皂票,钢材票…… 凡生活所需,一律凭票购买,没有票几乎寸步难行,没有票什么东西你都别想买到,粮票时代,陪伴父亲度过了青少年时期的艰难春秋。

如今,改革开放,讲究美食,新农村建设,物质充沛,社会与人们的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父亲仍旧对粮票的事耿耿于怀,这小小的粮票,承载和勾起父亲多少心酸和无奈的回忆!

上个世纪60年代,父亲退役转业到了地方邮政局工作,由于父亲从没进过校园,斗大的字才认得几个,单位领导于是把父亲分配在三湾邮政所做乡邮员。那里的投递量相对别的乡镇要少一点,但路途遥远,又全部是山路和泥巴路,很多有点文化的人都不愿意来三湾乡做乡邮员,而父亲毅然选择了这里。


在父亲的少年和青年时代,乡村邮递员还是十分受人尊敬和羡慕的工作,看着他们身穿绿色的邮政制服,骑着印有“邮电”标记邮袋的自行车或肩挎一个大邮包穿行在这座城市以及乡村的风风雨雨里,让人好生“羡慕,忌妒”。

然而他们只看到了邮政局工作人员表面的光鲜,却不知这份工作的困苦和艰辛,也许只有亲身体会与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体会,正如刘德华唱的“ 如果你不曾心碎,你不会懂得我伤悲”一样,父亲属于后者,也就是肩挎邮包,徒步送报的步班乡邮员。

那时的乡村全部都是泥巴路,更别说大山里的村庄了,而父亲所在的三湾乡更是大山里的大山,夏天,父亲行走在山路上,太阳火辣辣地照着,感觉戴在头上的草帽像着了火一样,“滋滋”的冒着白烟,身上全被汗水打湿,而脚下也是灰尘滚滚。

回到所里,身上,脚上,草帽上邮袋上到处都是灰尘,就像经历了一场沙尘暴;下雨天,路就更加泥泞难走,泥巴沾在脚上,像穿着 “铁鞋”在行走,每走一步都要费好大的劲……


刚来到这里,父亲也萌生了退缩的念头。但时间久了,渐渐的和当地的乡里乡亲熟悉了。是父亲,把外界的消息通过报纸,信件杂志带回到大山里,带给大山里的乡里乡亲,也把大山里的问候通过信件,带往大山外的亲朋好友,父亲认为大山里的乡亲憨厚朴实,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这样一来二去,父亲结交了当地好几个朋友,其中就有“小会计”陈生成,那时陈叔叔才20多岁,一个很精明能干的小伙子,在三湾乡高车坳村委会做会计。

父亲当时也就30来岁,由于父亲每天要去高车坳送报纸邮件,两人自然就熟悉了,成了朋友。陈叔叔有时也会留父亲一起吃饭,村民有信件要邮寄也都交给陈叔叔,等父亲来了再交给父亲带回邮政所。

父亲的投递生涯真的是感人肺腑,大山里稍微上了一点年纪的人都认识父亲,尊称父亲“老左”,没有一个不对父亲竖起大拇指的,说父亲老实,纯朴,勤快……

几十年如一日,父亲常年不在家,一年也难得回家几次,回来也是短暂的停留就又一次出发了。一来怕报刊邮件积压多了忙不过来,二来怕报刊邮件积压久了,未能及时把信息传达给山里的乡里乡亲。

岁月沧桑,风雨无阻,父亲从未叫过苦,从未说过累,父亲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大山,奉献给了大山里的乡里乡亲,奉献给了邮政事业…… 我对父亲对这份投递工作的认真和执着而感到敬佩!

初秋时期的一天,天色阴沉得如同用了多年的棉被,让人看了不会有什么好心情,清早的风也吹得很紧,肆无忌惮的刮着,还夹杂着秋天的一丝丝凉而湿的气味。父亲又和往常一样,带上一点干粮,天没亮就出发了,父亲要赶在这场大雨来临之前,把所有的报刊邮件投递完,心里一想到这些,脚下也就加快了许多,急急地向前而行。

山路弯弯,延伸着遥远的远方,大山的深处,有着繁华的天堂,大山被一层似雾非雾,似云非云的大气笼罩着,道路两旁被树叶遮盖着,灰蒙蒙的,远处时不时传来几声鸟叫;山路弯弯,久经岁月的沧桑,沉淀了所有山里人的期盼。


那时交通不发达,没有手机,电话,电脑,大山里跟外界唯一的联系方式就是写信,再遇到紧急情况的就在柜台前写几个简明扼要的信,请发报员发一份电报给对方。

可以说那个年代,一个乡邮员加一个邮包,是多少山里人的希望和寄托,而对如今的孩子和年轻人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可那时确确实实是真的……

父亲一路上投了一些零散邮件,快到吃午饭时,终于赶到了高车坳村委会,把报纸邮件交给会计陈叔叔。

陈叔叔执意要留父亲吃饭,父亲因为还有许多报刊邮件未投递完,况且自己也带了干粮,但拗不过陈叔叔的盛情,吃过午饭,陈叔叔把三张粮票交到父亲手里,要父亲再进山来时帮他带点大米,父亲爽快地答应,接过粮票挎上邮包就又出发了……

父亲把剩余的报纸杂志继续投递完,在返回邮政所途中,雨点开始洋洋洒洒自天而降,丝毫也不顾惜下边的行路人,丝毫不顾惜父亲这个乡邮员,,更不论你是张三还是李四。

父亲只好从邮袋中掏出雨衣雨裤穿在身上,连同邮包一起裹住,来抵挡着这霏霏的秋雨,雨珠凭借着风儿肆虐着,尽管父亲紧紧地护着邮包,匆匆地赶路,可雨点好像故意找缝隙一样,不久父亲身上开始一片一片被淋湿了,秋雨中的风寒气逼人,父亲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于是就想先找个地方避避风雨,双眼便向四下搜寻,无奈父亲行走在人烟稀少的山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微带寒意的秋雨肆无忌惮的摧残着大山里这个灰蒙蒙的世界,摧残着父亲,风还在呼呼地刮着,树上的残叶被雨夹着风飘飘袅袅地落在大地上。

父亲就这样走三步退一步,深一脚浅一脚,被这种夏走秋来微带寒意的季节折磨着,好不容易回到所里,整理着被弄湿的雨衣雨裤,整个人都是湿的,让人好不腻烦。

好在邮包外面一层是油布的,只是表面有点湿, 里面的邮件还是干爽的,我想生产油包的人肯定也想到了这一点,父亲索性不去理会这些,转而怀着兴致去整理今天邮车刚送来的报刊邮件,好继续第二天的投递工作。

一打开邮袋,发现里面有自己的一个邮件,拆开来看时,原来是父亲的调令文件,准备把父亲调回县城,文件上还说第二天就会派车来接父亲,父亲看着看着,目光变得迷离起来,心中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也许是舍不得大山里的乡亲,也许是陈叔叔给的粮票还来不及兑现承诺,事情来得太突然,粮票的事不知怎么安置,陈叔叔心中会怎样的想父亲,当时的年代,这三斤粮票或许就是陈叔叔一家人的口粮啊,也许是……


粮票的事一直困扰着父亲,直到退休在家也未能兑现承诺,父亲深知,许下的承诺就是欠下的债,更何况当时的粮票是多么的珍贵,真可谓是一票难求!

考虑到父母年事已高,女儿年龄尚小,故今年的我没有背井离乡外出远方打工,就在家乡找了一份工作,一来可以贴补家用,二来也可以常回家看看……

在家已是数月有余,转眼已到端午时分,我在家里学驾照,彭教说端午节了,给你们学员放三天假,从初三开始一直到端午节,周六回来以后准备去吉安成达驾校考试,祝你们全体考试通过。

我初二上完课时回到了家里。父亲见我放假在家,就从箱子里翻出珍藏多年的粮票对我说,明天带我去三湾乡高车坳村吧,把我多年的心愿了了。

我依稀记得父亲曾对我们说过,他在三湾乡工作时,高车坳的会计陈生成叔叔曾给过父亲三张粮票,叫父亲带大米给他,父亲由于工作原因始终未能兑现,如今五十年了,父亲已经八十岁了,而陈叔叔也七十多了, 父亲依旧挂在心上,一直耿耿于怀,觉得愧对于陈叔叔,总不得安心。

我思虑再三,考虑到父亲的身体,这么大把年纪受不了折腾,由我代劳就可以了,可父亲怕我不认识路。其实过去这么多年了,人的生活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自己都有可能不记得了,而且以前父亲走的是小路,这次带父亲去必须走大路。

可父亲说,自己的事必须自己去解决,这是他欠下的债, 况且也可以顺便去看看多年的老朋友,我拗不过父亲只好答应第二天带他去。


第二天农历五月初三,父亲早早地起了床,在家里吃过早饭,带上三斤粮票和三筒面条,拄着拐杖叫上我就要出发,母亲塞给我一千块钱,叮嘱我路上注意安全,我推出摩托车就带上父亲出发了。


我们走的是在中乡的道路,途经烟阁乡,墩上,汗江,三湾乡政府,最后才到高车坳村。经过在中街道时,我顺便买了一些水果和牛奶饮料,七拐八拐带着父亲沿着公路经过父亲曾经用脚丈量过的每一寸土地,竹子坪,枫树坪,山湾乡政府,底坪,田西,段家坪……… 

每经过一个村庄,父亲总能叫出村庄的名字,并且依稀记得一些年老人的名和姓,快到达大湾路口时,同时出现了两条路,一条向左下坡,一条向右上坡,父亲懵了,竟不知走哪条路,我看了地形对父亲说应该是走左下坡的路,右下坡的是去大湾的路,父亲接着说找个人问问吧。

于是我把摩托车停下来,叫父亲下车,我走下坡去,前面有几栋房子,还有一个小店, 有两三个人或站或坐在那里闲聊。

我对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妇女问道,阿姨,请问去高车坳怎么走,阿姨见我问她,连忙答道去高车坳啊,就是走的这条道,前面有座桥,过完桥一直顺着路走就到了,我心里想山里人真的是纯朴好客啊!


我谢过阿姨,径直往回走,发动摩托车,带着父亲,直奔刚才阿姨所指的那座桥,过完那座桥,山路突然变得崎岖起来,路也变窄了许多,只能容一辆小车通过。路上虽然铺了水泥,但也坑坑洼洼,经久未修的日子,路旁的小树,竹子也时不时的把枝条伸下来,打在我们的脚上,身上……

向下望时,竟是万丈深渊,让人胆战心惊!靠悬崖那边没有一点防护措施,人要是不小心滚下去必定粉身碎骨,也难为了父亲当年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做乡邮,也搞不懂山里人是怎样在这里生活的?

我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山路,说什么也不会带父亲来的,就这样沿着山路大概骑了一个半钟,我低头向下面看时,下面竟然还有一条路,我对父亲说:“你看,下面还有一条路。”

父亲说:“这就是我们在走的那条路,等一下我们从前面左拐下去就到了下边的路。”

天哪!我听后,愕然,难不成我们走来走去还是老地方?山路十八弯?我看一百八十个弯都有,隔十多米就一个弯道,像田螺一样,一直盘旋上去,然后又下去…… 

看起来,我们是在不停地走啊,可走来走去,离目标还是个未知数,好不容易走到下边那条路,走不多远,前面又出现两条路,正不知道往哪条路走时,突然发现靠左边下坡的路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高车坳村委会”,并用箭头标明了方向。

我心想:陈生成叔叔以前是高车坳村委会会计,或许就是往这边走了,父亲也说应该是往左边走。于是我们就沿着左边山路一直往下走,路变得越来越小,大概又走了十多分钟,前面有两三户人家,我对父亲说:“问问路吧。”

父亲说:“也好。”

于是我把摩托车停下来,扶父亲下了摩托车。

父亲说:“你先去问问,我在这里等你。”

我走到一家院子门前,院门关着,里面有个大叔在水龙头上洗手。

我用手在院门上拍打,并大声叫道:“大叔,请问你认识陈生成吗?”一连叫了几声,院子里的大叔才反应过来,走过来开了门。

我递了一支香烟过去,大叔接过烟,对我说:“你有什么事吗?”

我说:“是这样的,我和我父亲在找一个人,他是高车坳村委会的会计叫陈生成,请问你认识吗?”

大叔一听,说道:“哦,你说的是陈书记啊,他退休了,不住在这里,他家是往前面你们来时的右边那条路走,这里是去村委会。”

大叔迟疑了一下,又说:“此时他应该在家。”

我一听,心想:原来陈叔叔早已从会计升为了书记,此时父亲拄着拐杖也来了,那位叔叔一见我父亲,就说:“这不是老左吗?好多年不见了,老左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样。”

父亲说:“哪里?都老了,岁月不饶人啊!”


大叔吸了一口烟,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我调转摩托车招呼父亲上车,回头又对大叔说了几声谢谢,然后驾着摩托车往回走,按照大叔所说的道路又走了二十多分钟,前面就看见一栋房子。

我们在房子门前停住,我刚想开口,房子里走出来一个七十多岁的大叔,憨厚的表情,精神焕发,一见我父亲就说:“老左?这么大把年纪了,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父亲从摩托车上下来,握着这位大叔的手问道:“你是陈生成吧?好多年不见了。”

这位大叔说:“是啊,快进屋里来坐吧!”

此时屋子里又走出一老一小两个女人,老的和陈叔叔年纪差不多,同样精神抖擞,容光焕发,小的二十多数,出落得亭亭玉立,闭月羞花。

我心想,不用说年纪大一点的应该是陈生成的老婆陈婶婶吧,年纪小一点的应该就是陈叔叔的女儿了,年纪大一点的妇女见到我父亲也叫了一声:“老左,你怎么来了?”

随即把父亲迎进屋,我从摩托车上取下牛奶饮料,面条和水果,跟着进了屋,父亲还在紧紧握着陈叔叔的手,没开口,眼泪先掉了下来,好一会才平复下来,对陈叔叔说道:“50年前的一天,您给我的三斤粮票,你还记得吗?那时,我没能给你带大米,是因为我被调离了三湾邮政所,给你添麻烦了,希望你不要怪我,今天来就是来给你弥补那年我给你带来的损失......”

陈叔叔一听赶忙说道:“老左你说哪里的话,工作需要被调离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也没放在心上,我能理解,你在这里送报纸这么多年,我了解你的为人,老实,本分......”

陈叔叔还在说着什么,父亲早已掏出那三张粮票,我把面条水果还有牛奶饮料往桌子上一放,并掏出母亲给我的一千块钱,对陈叔叔说:“小小心意,可能并不能弥补我爸当年给你们带来的损失,但也算是了却了我爸这么多年的心事......”

陈叔叔说什么也不肯收下那些钱,并对我说:“你们真是太客气了,面条和水果之类的东西我可以接受,但钱我是万万收不得的,这么多年,你们还能来我们这里看我,来我们家做客,我们感到非常高兴,今天中午就在我们这里吃饭,没什么菜,吃饱肚子就行!”

陈叔叔乐呵呵地笑着,可父亲不知为何执意不肯留在陈叔叔家里吃饭,或许父亲觉得虽然说明了原因,得到了陈叔叔一家人的谅解,可并不能弥补当年父亲带给陈叔叔的损失,心里仍觉得愧对于陈叔叔吧?

陈叔叔无奈,只好叫陈婶婶包了一些大山里的特产给我们,并留了电话号码,说有空一定常打电话联系或来家里做客,之后我们就从叔叔家出来,告别陈叔叔一家人,骑着摩托车沿着刚才来时的路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父亲长舒了一口气,感觉如释重负,人也轻松了许多。

父亲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这么多年了,这三张粮票像一把枷锁,压的父亲喘不过气来,如今总算在有生之年,还能还了那份心债,还能回到多年工作的地方看看,还能见到多年的老朋友,再续前缘,是一件多么令人惬意的事!




-关于作者-

左志虎,永新县人,一个外刚内柔,不善言谈,总相信沉默是金之人;业余时间喜欢看书,听歌,用手中的笔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生活的喜怒哀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1、请不要肆意发布垃圾信息、虚假信息、重复信息;
2、所有信息发布必须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法律法规及本地、本行业相关规定,严禁发布带有任何违法或违规色彩的信息;
3、信息发布者必须自行对信息的有效性、真实性承担一切责任;
4、永新网(www.jiehuoba.cn)提供本地招聘,交易,房屋买卖,策划等交流平台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登录之后发表您得观点!

图文推荐

  • 航拍永新一大批白鹭迁徙过

    航拍永新一大批白鹭迁徙过境永新滨江路近期有数千

  • 台岭香文园千亩绿色水稻丰

    10月12日,永新县台岭乡香文生态园工作人员正在把

  • 永新“方台”的来历

    在永新,不论是城镇还是乡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

  • 永新县举行2021年全县重大

    为掀起“项目大会战”热潮,促进全县上下以更高站

  • 杨小成为2021年全县中青年

    10月15日下午,县委副书记、党校校长杨小成莅临县

  • 益生菌有什么作用?爱吃益

    益生菌作为平衡膳食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饮用方便

  • 3个姿势做多了,会对丁丁

    说到丁丁很多人都会害羞,因为对于99.999999999的

  • 永新中学举行初中部教师“

    “双减”政策内化于心,素质教育正当其时——永新

  • 徐晓兰赴江西省通信管理局

    10月1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徐晓兰到江西省通

  • 永新县:一网通办三级联动

    近日,县委政法委积极启动县“五心合一”三级联动

  • 永新县举行2021年国家网络

    为增强广大师生网络安全意识,普及网络安全知识,

  • 市委宣讲团到永新县三湾乡

    10月13日,市委宣讲团成员、市委党校副校长刘翔辉

  • 永新县志愿者协会坚持三年

    孤寡老人过生日 满堂“儿孙”来祝寿 ——永新县志

  • 永新县财政局为挂点帮扶村

    秋意绵绵,秋雨正浓。县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尹桂

  • 永新县公安局联合多部门开

    裸聊、杀猪盘、网络购物,冒充网上银行、冒充他人

  • 发布新帖

  • 在线客服

  • 微信

  • 客户端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