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新网

永新网 首页 新闻 国内 查看内容

我与永新县城的不解之缘

2021-1-23 11:2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3| 评论: 0

摘要: 近日,无意间在一段小视频中看到了九十年代初期永新县城的老照片,水泥厂、化肥厂、百货公司、人民医院、电影院等,每一个画面,每一栋建筑都勾起了我的回忆。我经常跟人开玩笑说,永新县城才多大点地方,几条街而已 ...
近日,无意间在一段小视频中看到了九十年代初期永新县城的老照片,水泥厂、化肥厂、百货公司、人民医院、电影院等,每一个画面,每一栋建筑都勾起了我的回忆。

我经常跟人开玩笑说,永新县城才多大点地方,几条街而已,我3个舅舅8个老表都在县城,每条街有一个亲戚。因为还在禾川中学教过几个月的书,所以我也常跟人吹牛说,县城每一条街都有我的学生。这些话确实有点夸,但回想起我这三十多年的生命里,确实与永新县城有着不解之缘。

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带着去过几次县城,不过因为年尚小,现已记不清了。1993年,父亲从邻县调回永新工作,带我在身边上学,刚到县城就被城里车水马龙、人流如织的场景所吸引,对于一个一直生活在乡下的小孩来说,看着这一切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享受。

那时候我外婆和小舅刚在县城站稳脚,每个周末我都去外婆家跟着表妹满大街跑,一年的时间我把整个县城的大街小巷都走了个遍。

回忆起来,那时候的永新县城其实不大,城区大约北到水泥厂、化肥厂(现三湾公园一带)、南到红卫桥,东抵禾水河、西在今三湾大道附近,东北方向延伸的最远,到了二机厂和火车站。

小时候我对火车这种能开动的庞然大物充满好奇,记得有一次为了看火车,我一口气从北门路走去永新火车站,然后误了吃饭,舅舅以为我迷路走丢了,发动全家找我,回去之后自然一顿臭骂,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那个火车站了。

当年的县城禾川大街与湘赣大道交汇的十字路口处最为繁华,像样的建筑都分布在附近以及湘赣大道两侧,但要是深入小巷时你会发现,水泥钢筋大楼之外存在着大量农村一样的砖瓦房。

十字路口有一栋楼叫湘赣大厦,是当年永新的第一高楼,说第一高其实也就5层,楼顶有一口巨大的钟,晚上安静的时候全城都能听见报时声。除了湘赣大厦,对面还有一座3层楼的百货商场,里面似乎什么都有的卖。

北门那一带(老县城人说的北街)是县城人口最稠密的地方,当年县城的农副产品交易都集中在禾川大街往县人民医院的走那段路上,这段路是县城商业氛围最浓的地方,各种商品露天摆放撂地交易,跟乡下赶集没什么区别,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很是热闹,由于舅舅、舅妈在这条街上摆摊做生意,我自然去的最多。


沿着禾川大街再往下走就到了禾水河,据说这里曾经建有城墙,不过早拆了,但附近仍保留了一些清末民国的建筑。河对面是东华岭,每天清晨能听到永新师范学校传来的校园广播声。



那时候县城为数不多的几个商场里摆放着很多的电视机,款式各异大小不一,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大彩电,我在乡下没见过,屏幕画面红的红得鲜艳,绿的绿得鲜嫩,黄的黄得炫目,蓝的蓝得纯粹,白的白得耀眼……花花绿绿而且居然可以看七八个台。

90年代初期香港电影风靡大陆,永新县城街头好多录像厅,外面放个大喇叭,港式警匪、武打片的声音听着很是刺激和诱惑,我没有钱进去,只能厚着脸皮蹭看一会,经常在录像厅门口久久不肯离去。


我很喜欢县城的生活,具体来很享受那份喧嚣,然而第二年我就死活不去了,因为在父亲身边上学挨了很多揍,怕了。

94年以后,我就比较少去县城了,多为年底去一次舅舅家拜年。因为去的时间间隔比较长,所以每次都能感受它的变化。

那些年,县城到处在开挖,路变的更厚实宽阔,水泥厂搬迁,化肥厂拆了建三湾公园,百货公司和湘赣大厦拆了建起了广场,任弼时中学后门变前门,所有商贩都统一到新建的农贸市场去做生意,禾川大街开始没落……整个县城给我的感觉是一年一个样。


2001年,外婆家新房建好,而我就读的杨桥中学高中部整体搬迁到了小屋岭,成立永新三中。因为离县城近的缘故,我去县城的机会又多了起来,通常是生活费不够了去向舅舅拿钱,或者是去外婆那儿改善一下伙食,那时候外婆还自己单独做饭,周末我放学了就会搭个车或者是走个路过去,外婆买好菜做好饭等着我。

2003年高考完那个晚上,我和几个同学一起从县城的北端走到南端,然后又从南端回到北端,一遍一遍地走,边走边聊,那天晚上感觉县城满大街都是高考完的学生,对于刚结束的这场考试,都觉得靠砸了,最后发现他们和我一样对于高考完以后的生活都感到是无比的迷茫。

二个多月后,我拿着通知书前往一个比永新县城大的多的城市上大学,在这个对我来说有着有着更多高楼和车流的城市里学知识,生活自由而充实。从此以后每次返校或者寒暑假回家也是先在县城住几天然后才动身。



我向往城市生活,喜欢住在县城,为了逃避乡下枯燥的暑假生活,2005年我提前去了永新电视台实习,那段时间每当夜幕降临,我和外婆一家人都准时稳坐在电视机旁,看着自己在永新新闻里一闪而过的镜头而激动不已。


2006年2月,大学老师建议各自回籍贯属地中学实习,我偏不,选择去了县城禾川中学教书,担任该校初二年级一个班的语文教学工作,偶尔也替别的老师去其它几个班上历史课,那会儿我每天都在北街和禾川中学之间奔波。

中学生要早读,作为他们的语文老师每天得早起陪读,我已经三年没有早起过了,为了能多睡会觉,后来我决定搬到禾川中学附近住着。那时候我年轻的脸庞秀气未脱,走在学生中间,以至于有几个家长以为我是他们孩子的同学。

对于这些县城的孩子来说,我只是他们求学路上许多个老师的中的一个而已,而我却只有这一批学生。这么多年他们可能都忘了我,可我却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还记得有个女学生曾经天真地告诉我说,我想快点长大,因为长大了就没那么多烦扰了。我离开禾川中学的那天告诉她,长大了只会烦扰越来越多,压力越来越大,现在的你只会考虑考多少分,等你长大了你得考虑怎么来挣钱养活自己,还得考虑自己到底爱着谁,谁到底爱着我这么复杂的问题。   


 长大从来都是一件残酷的事情,而长大通常也是那么突兀和伤人,这也是我工作之初最深刻的体会。

在外工作这些年每次回家都是深夜,但不管多晚我都会去后门把外婆叫醒,让她给我开门,在县城呆着最大的乐趣就是陪外婆聊天。前几年外婆没了,回去晚了都不敢惊动舅舅们,宁愿住酒店都没有进门。如今老表们都成家买房分散在县城各处,也没怎么上门去走动过,几个舅舅家原先一栋楼住着一大家子欢声笑语的场景再难出现。

这几年,我大多在外过年,年初一带着一家人回家,拜个年也像过场一样匆匆来匆匆去,通常是在县城呆个一两天,乡下呆个一两天,而在县城的日子,再没时间去那些小巷子里面走了,更多的是开着车走在县城的大街上是看着这满大街的新楼感叹,曾经那么熟悉的县城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很多地方开始变得陌生起来。


永新县城己今非昔比,高档小区,高档商场样样都有,城市建设越来越漂亮。县城已不是那个以前的那县城,而我也不是以前那个满大街瞎跑的小朋友了。不过我想说的是,无论身处那里,我永远是个永新仔。



-关于作者-

刘叶平,永新芦溪人,毕业于江西九江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曾在多家媒体任职,现居广东惠州,从事新闻宣传、品牌推广工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1、请不要肆意发布垃圾信息、虚假信息、重复信息;
2、所有信息发布必须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法律法规及本地、本行业相关规定,严禁发布带有任何违法或违规色彩的信息;
3、信息发布者必须自行对信息的有效性、真实性承担一切责任;
4、永新网(www.jiehuoba.cn)提供本地招聘,交易,房屋买卖,策划等交流平台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登录之后发表您得观点!

图文推荐

  • 永新县民政局副局长进政务

    为切实做好“吉事即办”政务服务品牌,落实“我为

  • 小康圆梦主题报道采访团到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小康圆梦”主题报道

  • 吉安这3人居然去田里偷鸭

    “我知道几只鸭子被偷是小事、也不值几个钱,当时

  • 吉安一男子贩卖野生虎纹蛙

    近日,吉州公安分局森林分局破获一起涉嫌非法贩卖

  • 永新县市场监管局烟阁分局

    为进一步加强对建筑材料产品质量的监管,维护健康

  • 永新中学2021级新生军训汇

    军训汇演展风采 飒爽英姿致青春——永新中学2021

  • 吉安市委常委刘洪提拔任江

    7月21日下午,省乡村振兴局召开领导干部大会,省

  • 江西一县政协主席俞春旺被

    上饶市婺源县政协主席俞春旺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

  • 女子提供特殊服务时 顾客

    宜宾一女子魏某明知自己患有艾滋病,仍然提供色情

  • 永新县市场监管局开展校外

    为了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经营秩序,切实维护消费者合

  • 永新民间故事:《灌冲逢纪

    永新民间故事文 / 龙灿珠灌冲逢纪子三代粮户,只

  • 江西高校开通豫籍受灾学子

    近日河南遭遇持续强降雨的极端天气多地遭受洪涝灾

  • 张莹:立德树人 任重而道

    近日,省教育厅公布了江西省“新时代学生心中的好

  • 江西2021上半年高中学考成

    7月22日,省教育考试院发布《关于公布我省2021年

  • 电动车酒驾怎么处理 龙源

    浑身酒气,面红耳赤,男子喝完早酒竟直接开着摩托

  • 发布新帖

  • 在线客服

  • 微信

  • 客户端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