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阿基米德的再版没有被摧毁,文明会有多先进?

2020.07.15 -

可能一点也不先进。

如果你对古代科学或数学感兴趣,你很有可能在某个时候听说过阿基米德的再版。根据新无神论者作家和媒体不断推动的叙事,古希腊数学家阿基米德(生活在公元前287年至公元前212年)写了突破性的数学论文,比他们的时代提前了几千年。

然后,根据标准的叙述,在公元十三世纪,无知的蒙昧主义基督徒,他们不关心科学或数学,抹去手稿的文本,其中包含阿基米德几篇论文的最后副本,并重新使用羊皮纸做了一本祈祷书。现在故事是这样的:阿基米德以前丢失的开创性的作品正通过现代世俗技术的辉煌而得以恢复。

不幸的是,我刚才概述的这一叙述是深刻的、严重的歪曲,而且是基于对证据的极其选择性的陈述。如果媒体将阿基米德再版小说的全部故事公诸于众,我们将得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叙述——一个不是关于宗教如何固有的危险和破坏性的叙述,而是一个更为复杂的叙述,在这个故事中,宗教人士既不是天生的邪恶,也不是天生的善,而是简单的既能善又能恶的人。

阿基米德抄本C的创作

首先,我们需要谈谈阿基米德复写本的起源。阿基米德的任何作品都没有现存的亲笔签名手稿。所有由阿基米德亲自书写的手稿在古代都已丢失。他们中没有一个幸存下来。尽管如此,一些阿基米德著作的副本仍然保存了下来。

阿基米德现存著作的来源共有三种:阿基米德法典A、阿基米德法典B和阿基米德法典C。这三种手稿都是在中世纪作为早期手稿的复制品制作的。在这三份手稿中,法典A和B都是几百年前丢失的。我们没有原始手稿,但我们有他们的文本,这些文本从文艺复兴时期就已经印刷出版了。阿基米德法典C是三部法典中唯一幸存至今的一部。

阿基米德抄本C是一本希腊羊皮纸抄本,大约在公元十世纪中叶,由一位匿名的拜占庭基督教抄写员在君士坦丁堡抄写。当抄写手稿时,拜占庭帝国正处于所谓的“马克多尼亚文艺复兴”时期,这一时期的艺术和文化在马克多尼亚王朝的统治(公元867-1056年统治)。

对阿基米德作品的研究在这个时期在君士坦丁堡尤其繁荣,因为那里有一个专注于数学和哲学的学派,它是由著名数学家和哲学家利昂(Leon The Geometer,生活在公元790年——公元869年之后)创立的。利昂与希腊东正教的等级制度有很大的关系;他是君士坦丁堡主教的堂兄,此前曾亲自担任塞萨洛尼基的大主教。

无论如何,法典C包含了阿基米德七篇不同论文的文本。特别是他从这七篇论文中选了七篇,特别是那些值得他去研究的论文。法典包含关于平衡平面,螺旋,球体和圆柱,以及圆的测量的论文。这四篇论文的希腊版本都是从其他手稿中得知的。

然而,法典也包含了机械定理的方法这篇论文,这是其他手稿所不知道的。它还包含了阿基米德的《胃与浮体》的希腊版本。这两篇论文的版本都保存在阿拉伯语中,但阿基米德法典C包含了已知的唯一幸存的希腊版本。此外,由于现存的阿拉伯语翻译的气孔是不完整的,我们也可以说它包含了任何语言中唯一完整的现存版本。

如果阿基米德的再版没有被摧毁,文明会有多先进?-1

上图:公元945年左右的拜占庭象牙浮雕,描绘了耶稣祝福埃梅普罗尔·康斯坦丁诺斯七世(公元944-959年作为唯一的皇帝统治),阿基米德法典c可能被复制

阿基米德再版的创作

然而,产生阿基米德抄本C的艺术和文化时期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最终,拜占庭帝国陷入了困境。1204年4月12日,一支来自西欧的十字军大军洗劫了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并有效地摧毁了整个帝国。尽管拜占庭帝国最终在十三世纪后期在皇帝迈克尔八世(统治1261-1282)的统治下重新建立起来,他在1261年设法夺回君士坦丁堡城,尽管如此,1204年至1261年期间,拜占庭帝国实际上并不存在,但这一时期仍然是相对混乱的时期。

在君士坦丁堡陷落后的混乱时期,阿基米德抄本C不知何故被运到耶路撒冷,在那里落入了一位名叫伊奥内斯·迈罗纳斯的基督教牧师的手中。迈罗纳斯显然缺少羊皮纸,但他想做一本祈祷书,所以他决定重新使用阿基米德法典C中的羊皮纸,以及其他六个法典中的羊皮纸,包括雅典演说家海皮德的演讲集和亚里士多德分类的评注,来制作他的祈祷书。

公元1229年,在迈罗纳斯的所有权下,阿基米德抄本C被拆开,文本被不完全地刮去,其中的页面被重新使用(与其他六个手稿的页面一起),以制作一本基督教祈祷书。这本祈祷书被称为“阿基米德的再版”,其底层文本仍然存在,即使肉眼也能看到;它们并没有完全被摧毁。然而,它们被部分删除并重写。

如果阿基米德的再版没有被摧毁,文明会有多先进?-1

上图:法国浪漫主义画家尤涅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的画,描绘了他想象的公元1204年4月12日十字军攻陷君士坦丁堡的情景。正是在君士坦丁堡被洗劫之后,阿基米德的复写本很可能被运到耶路撒冷。

有问题的叙述

现在,新无神论者作家经常指出阿基米德在《阿基米德回忆录》中对文本的部分删除和重写,以此证明基督教对古典文本的反感或至少是冷漠,几乎摧毁了阿基米德多篇重要论著的希腊版本。然而,这个想法有很多问题。

首先,你不会从听某些新无神论者对它的评论中知道这一点,但是最初被重新用于制作阿基米德复写本的阿基米德抄本C实际上是公元10世纪由基督教拜占庭抄写员抄写的。如果不是抄写者抄写的话,我们就不会有它。《圣经》一开始就存在的事实证明,至少有些基督徒关心阿基米德的作品,并对保存它感兴趣。

第二,重要的是要记住阿基米德抄本C只是一个手稿,包含了阿基米德的七篇论文,在这七篇论文中,只有一篇是以任何形式从其他手稿中不知道的。《抄本C》恰好是目前已知的该论文唯一幸存的手稿,但我们不应认为它是当时该论文唯一幸存的手稿,当时它被抹去,变成了一本祈祷书。

在阿基米德复写本创作之时,可能有多达几十本其他手稿,其中包含了阿基米德力学定理方法的希腊文本,关于漂浮体和胃体,这些手稿很可能还在流传和使用。这些手稿,如果它们存在的话,一定是在阿基米德复写本问世以来的近八百年中丢失或毁坏的。

如果阿基米德的再版没有被摧毁,文明会有多先进?-1

上图:阿基米德回忆录中的一页照片,显示了阿基米德写在祈祷书下面的文字

即使《阿基米德抄本C》是这些论文被抹去时仅存的希腊手稿,但艾奥内斯·迈罗纳斯也无法知道这一点。当时还没有权威机构记录下全世界现存的所有手稿。迈罗纳斯可能(相当合理地)假设那里还有其他这些论文的手稿。如果他知道《抄本C》是唯一保存下来的包含力学定理方法的手稿(这在当时也可能不是这样),他可能就不会试图删除文本并重新使用羊皮纸。

最后,再强调一点也不为过,抹去文本并重新使用其中的羊皮纸绝不仅仅是一件基督教的事情;古希腊人和罗马人也这样做了。抹去和再利用旧纸莎草或羊皮纸基本上相当于回收利用。这是一种通过减少纸张来降低成本的方法。与其买一堆新纸,你只需刮去一些旧纸上的笔迹,你就可以把它们扔掉。

如果你要责怪中世纪的基督徒创造了复写本,那么你也必须责怪古希腊和古罗马人,因为他们做了完全相同的事情。如果你只在基督徒做某件事的时候,而不是其他人做的时候,认为某件事是可憎的,那么你很可能是在应用双重标准。

如果阿基米德的再版没有被摧毁,文明会有多先进?-1

上图:另一个复写本的例子,来自《尼采法典》的一页照片

重新发现

阿基米德的复写本一直保存在耶路撒冷附近的马尔萨巴修道院,直到16世纪。在1840年之前的某个时候,手稿被运到圣墓的Metochion,这是伊斯坦布尔的一个图书馆,属于耶路撒冷的希腊东正教主教。1899年,一位名叫帕帕佐普洛斯·凯拉梅乌斯的希腊学者在梅托奇翁的藏品中对手稿进行编目。他从《阿基米德回忆录》中抄写了阿基米德的基本文本,并发表了它们。

世界著名的阿基米德研究专家、丹麦学者约翰·路德维格·海伯格(1854-1928年生)阅读了帕帕多普洛斯·克拉默斯(Papadopoulos Kerameus)抄写的诗句,并立即意识到,这些诗句出自阿基米德之前未知文本的手稿。

海伯格前往伊斯坦布尔检查手稿。只用一个放大镜和一个照相机,海伯格几乎可以恢复阿基米德力学定理方法的全文,他在1907年全文出版。然而,海伯格只出版了阿基米德的文本;他甚至没有试着去阅读希庇得斯以前不为人所知的演讲文本,也没有尝试去阅读亚里士多德的范畴的评论,这些评论也包括在回忆录中。

如果阿基米德的再版没有被摧毁,文明会有多先进?-1

上图:约翰·路德维希·海伯格1918年的照片,这位学者在1907年出版了阿基米德力学问题的方法

被盗、损坏和出售

直到1920年左右,阿基米德的复写本一直保留在伊斯坦布尔的梅托奇翁。综上所述,耶路撒冷的希腊东正教大主教一般都会很好地保管手稿。他们把它保存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中,甚至允许像海伯格这样的学者研究它。后来,在希腊-土耳其战争(持续1919-1922年)期间,希腊东正教在土耳其遭到严厉镇压,梅托基翁的藏品中的回忆录被偷走。

没有人确切知道阿基米德的复写本是如何被盗的。有可能,在战争的混乱中,有人刚刚从梅托希恩的收藏中拿走了它。也有可能有人在没有得到耶路撒冷希腊东正教主教团的许可的情况下非法出售了这本书,而耶路撒冷仍然拥有这份手稿。

不管怎样,阿基米德的复写本被盗后,消失了几十年。在失踪期间,它遭受了更大的损失。它被放在潮湿的地窖里好几年了,水和霉菌严重损坏了它。生锈的东西放在复写本的书页里,书页上也生锈了。在某种程度上,有人试图用埃尔默的木胶“修复”法典的装订,这对中世纪的手稿来说是不好的。

同时,在某种程度上,抄本的一位所有者拿走了七页,并伪造了其中四页的拜占庭风格的插图,显然是为了增加手稿的销售价值。有伪造插图的四页纸被归还了复写本,但被删除的另外三页再也没有归还,直到今天,没有人知道它们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可能已经被摧毁,或者至少是无法挽回的损失。

如果阿基米德的再版没有被摧毁,文明会有多先进?-1

上图:二十世纪中叶,阿基米德复写本的一位主人在某个时间添加了一幅拜占庭风格的插图

不知何故,失窃的手稿落入了一个名叫玛丽·路易斯·西里埃克斯的人手中,他可能对手稿遭受的一些损失负责。1956年,Sirieix去世,他的女儿安妮·盖森和丈夫罗伯特继承了阿基米德的复写本。大约在1970年左右,格森开始试图私下出售她父亲放在地窖里的失窃手稿。没有人想买它,所以,1998年,安妮·盖森通过佳士得拍卖行将手稿公开拍卖。

克里斯蒂拍卖行立即被耶路撒冷的希腊东正教主教团两次起诉,声称手稿是从他们的藏品中被偷来的,这是他们应得的。纽约南区的一名美国法官裁定,耶路撒冷的希腊东正教主教在过去的78年里几乎没有努力寻找他们的手稿,因为手稿被盗,他们已经丧失了所有权的所有权利。

阿基米德复写本于1998年在佳士得拍卖行以2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只叫“B先生”的人,他的代表说他是一个在“高科技产业”工作的“美国私人”而不是比尔·盖茨。人们普遍怀疑,目前拥有阿基米德·佩里姆塞斯特正是亚马逊公司(Amazon,Inc.)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兼总裁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他目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关于杰夫·贝佐斯是“B先生”的身份仍然没有得到官方证实,但是所有的证据都强烈表明杰夫·贝佐斯是这本回忆录的现任所有者。杰夫·贝佐斯之所以没有公开承认自己是《阿基米德再版》的主人,可能是因为他知道手稿的阴暗历史。

如果阿基米德的再版没有被摧毁,文明会有多先进?-1

上图:来自大英百科全书的杰夫·贝佐斯的照片,他目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可能是阿基米德复写本的所有者

阿基米德再生产计划

不管他的其他缺点是什么,神秘莫测的“B先生”让来自不同领域的学者组成的团队广泛研究阿基米德法典。这是近一个世纪以来,阿基米德复写本第一次被学者们用来研究。

“B先生”还允许阿基米德复写本被数字化,所有的图片都可以在一个网站上发布在一个创意共享许可证下。很明显,他这样做是为了提高手稿的知名度,从而提高其转售价值,但还是很高兴能让大家免费获得这些图片。

不幸的是,手稿在1920年左右从耶路撒冷希腊东正教大主教府被偷走到1998年被“B先生”买下之间的近80年里,由于保存的恶劣条件,这本手稿遭到了严重损坏,不得不接受自然资源保护者的广泛努力,以恢复原稿的原貌它所遭受的一些损失。然而,即使是这些努力,也无法扭转手稿被盗后所遭受的严重损害。

如果阿基米德的再版没有被摧毁,文明会有多先进?-1

上图:阿基米德再版项目主页图片

结论

不幸的是,阿基米德的《再版》经常被误传为中世纪基督徒讨厌古典学习和数学的证据。事实恰恰相反;阿基米德的《回文集》是一个优秀的例子,它通过基督教抄袭者的献身精神得以保存下来。如果不是基督教抄写员抄写了《抄本C》,我们根本就没有阿基米德力学定理方法的文本。

最初的阿基米德抄本C也没有完全销毁,上面的文字被完全抹去,羊皮纸被重新用来制作祈祷书。因为这些文字仍然存在,而且仍然清晰可见(大多数情况下肉眼也能看出来),学者们已经能够找到阿基米德所有论文的全文,这些论文都是由阿基米德写的,包括从其他手稿中完全不知道的一个,以及只有其他阿拉伯文翻译的手稿才知道的两个。

此外,《阿基米德再版》只收录了阿基米德的七篇论文,其中大部分都是从其他手稿中得知的,到了十三世纪,这些论文中包含的绝大多数数学信息都是通过其他来源广泛获得的。阿基米德复写本没有包含现代数学家在重新发现之前不知道的新的数学信息。它的价值是历史的,因为它可以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公元前三世纪阿基米德对数学的了解。

阿基米德复写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保存了令人惊叹的文本,让我们研究,而不是那些本可以丢失的文本,如果删除得更彻底的话。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阿基米德抄本被删除并重新使用,对历史学家和阿基米德的粉丝来说,这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恩惠,因为如果它没有被重用,它很可能就被扔掉了。讽刺的是,手稿的删除和再利用可能是我们今天拥有它的主要原因。

如果阿基米德的再版没有被摧毁,文明会有多先进?-1

上图:阿基米德回忆录中的一页照片,显示了阿基米德在祈祷书上书写的未完全抹去的文字。

- END -

19
0

《非诚勿扰》曾经的主持人乐嘉,之前很火,乐嘉事件是怎么回事

乐嘉事件是怎么回事?出演《非诚勿扰》而被大家所熟知的乐嘉,因为他张扬的性格,以及理性的分析能力,得到了很多人的 […]